末代镖师 - 魏氏戳脚门

武林所称“魏氏一门”,指著名武师魏昌义、魏赞魁、吴斌楼,三人均为河北蠡县齐庄人。魏赞魁(1854—1951)是魏昌义的徒弟,也是清末民初的名镖师,精通“戳脚翻子”,善使“牛头镋”,武林人称“铁腿”。河北蠡县西齐庄,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。可就这个小村庄却出了不少的名人。

“赛毛遂”魏昌义病中击群匪 点穴重现江湖

河北蠡县西齐庄,是个不起眼的小村庄。可就这个小村庄却出了不少的名人。文的有清初大文豪“颜李学派”的创始人之一李塨李恕谷先生;武的有活跃于清中期至新中国早期的名镖师名武师“赛毛遂”魏昌义、“铁腿”魏赞魁、“花鞭吴”吴斌楼。他们三人又是一脉相承的师与徒。魏昌义是魏赞魁的师父,魏赞魁是吴斌楼的师父。他们相当于“祖孙三代”。他们所练的武术叫“戳脚翻子”,也叫“枝子”。是一个创于宋代的拳种。宋以降,这个门派的传人很多,且都行侠仗义。魏昌义“祖孙”三人也多有事迹传说。魏昌义武艺高强,曾在北京福源镖局做过大镖头

一日他乘船从天津回家,中途患病躺卧舱中。船行到白洋淀,忽然有二十几个强盗将船劫在岸边,欲抢旅客财物。众旅客及船方皆上岸苦苦哀求。强盗们不仅不允,反而行凶杀人。魏昌义在舱中躺不下去了,出来对强盗们说:“朋友,手下留点情,都是养家糊口的人,出门在外谁也不容易。”强盗头目见魏昌义是个年过花甲的瘦小老头,又病病歪歪的,根本不把他放在眼里,吩咐手下说:“把这个多事的老头扔到河里喂王八去!”话音刚落,就有两个逞强的壮汉争先上来抓拿魏昌义。魏昌义此时怒不可遏,稳站如松,立生虎威。一土匪伸手来捉魏的右肩,只见他上身轻摇,滑步吸腰,右手向外侧一弹,土匪已失重前栽,魏顺势飞起右腿,一招顺风摆柳正扫在这小子的右肩胛骨上。这土匪立足不稳,应声跌翻船下。另一土匪一个斜身拗步,手使“左冲天炮”向魏的下颚打来,魏昌义右脚落地,右手随即一扬,以“野马分鬃式”伏身提左膝,一个“巧女纫针”,疾点其左肋。劫匪“哎呀”一声便仰翻落水。众匪徒在岸上急得大喊大骂,欲施以群斗。魏昌义脚下点劲,纵身一跃离船上岸。众匪蜂拥而上,只见魏轻舒猿 臂,步如蛇行,掌拍指戳,腿掀脚踢,好似游龙一般穿插于匪群之中。霎时间,二十几个小匪便被他掀翻在地。此时匪首气的嗷嗷大叫,手挥钢刀,一个“开山劈石”直奔魏昌义的脑门劈来。魏昌义趁其举刀之时,进右腿伏身而入,以右手刁住他的右腕,随进左腿,闪其背后,以左掌对准他的后颈便是一剁,匪首登时口吐白沫昏倒在地。魏转身吩咐开船。旅客们担心地说:“这么多人躺在地上动弹不了,咱们如何能走呀。”魏昌义微微一笑说:“没关系,过两个时辰就醒了”。

众旅客及船主无不感激魏老汉搭救了一船人的性命。这时船已到安新县,众旅客执意留魏。魏昌义实在,却不过众人的盛情,遂答应在安新县传拳。后来又在白洋淀立“会友亭”百日,与同道互相研究,影响颇大。当地人为他立了一座牌楼,上书“昊天关”三个大字。

慈禧亲赏魏赞魁六品顶戴花翎 赐“御翻子”

魏赞魁以“铁腿”成名,以善使牛头镋著世。八国联军占领天津之后,慈禧准备西逃。北京城人心惶惶,城中混乱情况不可言状。武卫军2万人及义和团3000人奉命往东路迎敌。时在清宫侍卫营当差的魏赞魁等8人适往武卫军中公干,随军行至通州张家湾一带,与侵略军先头部队200人相遇,将敌击退。谁知侵略军主力部队发动大规模攻击之后,清将马玉昆、陈泽桂、张春发等临阵率部溃逃,2万人的武卫军跑了15000人,仅剩义和团众和少数官军,致使主将李秉衡等被侵略军围之数重。魏赞魁等随同残部将士与敌相持一昼夜,弹药俱尽,决定突围。魏赞魁深知洋人长火器而短技击,非肉搏不能杀出重围。故而扔掉火器,换用一牛头月镋。此镋专讲支、勾、翻、折、捕、捞之法,乃破枪之械。其时,魏赞魁出敌不意,率众冲出,双方混战,使敌人火枪不能发射,仅能以刺刀相搏。魏赞魁奋勇当先,左冲右撞,如猛虎下山拼力毙敌数十人,杀出一条血路,保主将冲出重围,退向张家湾。魏赞魁出来一看,八友之中尚有数人未能冲出,义和团众还在与敌血战,就又挥镋与大枪刘德宽重返乱军之中,三进三出,救出战友,而众敌却未能伤其皮毛。此战魏赞魁以勇武闻名,建一大功。回京复命后,即护驾西行,由于途中平安,亦算有功。因此受到清室嘉奖,赏其六品顶戴,封其所练“戳脚翻子”为“御翻子”。

魏赞魁秉性耿直,不尚阿谀,一次在广和楼看戏与皇带子(即皇族)口角,致伤人命,被发配充军。途中遇赦,遂回蠡县老家隐居,专事授徒。1951年,在徒弟为他祝寿的宴席上,他不顾97岁高龄,奋而演武,以致有了闪失,沮丧致病,不久去世。送葬徒众及乡邻逾千人,轰动四乡。他所使用的牛头镋一直保存在他的后人手中。2000年,吴斌楼弟子回蠡县为吴斌楼立碑时,尚见魏赞魁使用过的这把镋,村中健在的老师兄吴泽田还用它演练了一趟镋。

“花鞭”吴斌楼迎接日本顶尖高手挑战打到对手认输!

吴斌楼(1898—1977)是魏赞魁的徒弟,精“戳脚翻子”,以“花鞭”、“快枪”见长,武林人称“花鞭吴”。 中华民国第六届全国运动会后,魏昌义徒孙、魏赞魁弟子吴斌楼被当局点名随中华民国国术代表团出访日本、新加坡等国。同去的有通背拳师王侠英、王侠林,摔跤名家宝善林等十余人。

在日本,吴斌楼的快枪花鞭,凌厉拳 术,惊险扑跌,引起了日本武术界的注意。日方当即提出,嘉廷真雄要求与吴斌楼比武。嘉廷真雄是日本农民道(日本民间武术团体)中的顶尖高手,据说日本皇室赐予他朝拜天皇的特殊恩遇。他身高体壮,功底深厚,以凶狠勇猛著称。国术代表团的任务只是表演,没有比赛的安排,故而予以拒绝。但日方不甘心,一再要求,并表示可以不公开,只在业内交流。代表团认为再不应允,必会影响国家和国术的声誉,便同意吴斌楼出战嘉廷真雄。虽说不是正式比赛,一旦输了也将产生不良影响,还会使个人名声扫地,吴斌楼感到了压力。然而他终是会家不忙,胸有成竹,充满了必胜的信心。

第一回合,吴斌楼先发制人,一个“青龙出水”,左掌直奔嘉廷真雄咽喉戳来,掌近咽喉时陡然一翻,变鸡心拳直点嘉廷真雄眉心。嘉廷真雄上身稍偏,右手钻挑,左步轻挪,一招顺步直拳直捣吴斌楼软肋。谁知吴斌楼是虚招引手,一见拳到,身形一转,右手掩带,左手挥掌直奔嘉廷真雄顶门。嘉廷真雄毫不避让,右臂在胸前划了半个圈,向外一削,想用功力将吴斌楼拱出去。吴斌楼左臂一揉,腰折肩入,一记右中拳打在嘉 廷真雄的中脘上,咕咚一声,嘉廷真雄摔倒在地。

第二回合,嘉廷真雄抢先出手,他左手虚晃,右手如电直击吴斌楼心窝。吴斌楼竟然不动,嘉廷真雄以为得手,便发出实力。就在拳锋将要沾衣的瞬间,吴斌楼腰身一吸,膀臂一摇,右手便拿住了嘉廷真雄的手腕,向后一刁,接着双手合拍向前一送,嘉廷真雄的力道已被摇散,就在他调整重心的刹那,吴斌楼上步靠挤,调脸折腰,一个“懒驴甩口袋”,差点把嘉廷真雄从背上掼出去。嘉廷真雄急忙沉腰坐马,吴斌楼不容他有调整的工夫,随即一肘“倒撞金钟”,嘉廷真雄重心不稳,摔倒在地。嘉廷真雄慢慢站起身来,深鞠一躬,表示认输。第三回合不比了。

日方惊叹吴斌楼武功精湛,极力挽留他在日本教拳。吴斌楼鉴于当时形势,坚决拒 绝日方的高薪聘请,宁愿回国做他的民间拳师。当时也成为一段佳话。

 

 

 

JSN Epic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