纯阳剑法

纯阳剑法,行侠仗义侠气荡然!

人们称吕洞宾为“纯阳祖师”,称其背负的宝剑为“纯阳剑”,练的剑法为“纯阳剑法”。吕洞宾一生以纯阳剑法行侠仗义,因此演绎出许多脍炙人口的神话故事。 

据《中国历代名人大辞典》(以下简称《大辞典》)载:“吕洞宾,唐京兆人。名岩,字洞宾。喜戴华阳巾,衣黄白衫,系大早绦,状类张子房。咸通中及第两调县令,值黄巢乱,移家终南得道,莫测所往。

唐诗鼓吹中有吕洞宾诗一首。别号“纯阳子”,亦称“回道人”,即俗传八仙之一,又称为吕祖。宋史又称吕洞宾为关西逸人,有剑术,百余岁而童颜;步履轻疾,顷刻数百里,世以为神仙,数来陈抟斋中云。” 

吕洞宾不仅长得高大威武,而且聪悟过人,博闻强记,刻苦好学。“他广泛阅读诸子百家之书,对儒、佛、道三教经典都有兴趣,对《周易》《道德经》更是爱不释手。他思维敏捷,能将三教理论融会贯通。他记忆力惊人,能在一天之内背诵上万字的东西。

他才华出众,信口成文,顺口成章。”这为他后来参加科举考试,出仕作官,钻研医学,救死扶伤奠定了文化理论基础。也是他被民众奉若神仙的一个重要因素。吕洞宾曾参加唐朝的科举考试,这一点,无论是正史还是野史,都无分歧。

无论吕洞宾及第做官也好,落第失意也罢,在时间上都赶上了黄巢农民大起义。起义军声势浩大,攻州掠府,平县据乡,动摇了唐朝的统治基础。正如史料所说的:“晚唐战乱频繁,河东一带大族纷纷迁居岭南一带,大概吕氏也在其中洞宾避乱到终南山,过清心寡欲的隐逸生活。因而有机会和时间与出家道人如钟离权等人交往论道。最后弃家出走,跻身道教,扶危济贫,实现他匡世救人的意愿。

吕出家后“潜心修行”。《宋朝国史》载:“关中逸人吕洞宾,年百余岁,而状貌如婴儿,世传有剑术。”可见吕洞宾是一位精通剑术的道人。吕洞宾练的是什么剑法?他的师父又是谁?

历史上有两种说法。在考证研究的基础上,我们认为《道教百问》一书中的说法是接近事实的。书中披露吕洞宾“得遇钟离权,钟离权授大道天遁剑法,龙虎金丹秘法”。这种说法是十分可信的,因为钟离权原是五代后晋朝的一位将军,身怀武功。一个会武功的将军传授剑法,无论从哪个角度讲,都是合情合理的。1981年12月,上海辞书出版社出版的《宗教辞典》第401页关于吕洞宾的介绍中,也肯定了上述事实。

吕洞宾学剑之后,刻苦锻炼,“百余岁而童颜,步履轻快,世以为神仙。”吕总是身负宝剑,云游四方,有时以剑为笔,题诗写赋。对吕的个性,史书没有记载,但从吕遗传的诗文中,可以窥见其刚毅的个性和吃苦耐劳的精神。他在《剑诗》中是这样叙述的:“

欲整锋芒敢惮劳,凌晨开匣玉龙嗥。

手中气概冰三尺,石上精神蛇一条。

从诗中我们看到,吕修炼高超的剑术,忍受修行的苦劳。凌晨开匣取出银光闪闪的宝剑时,发出“龙嗥”般清亮的响声。即使冰冻三尺,手中剑愈练愈勇,气概豪迈,以剑砍石,火花飞溅,留下蛇一样深深的剑痕。身为一个无拘无束、无牵无挂的出家道人,能凌晨即起,在寒风冰雪中苦练剑法,其坚强刚毅不畏苦劳的性格跃然纸上,让人敬佩。

人都是有追求的。吕洞宾的追求可用一个“侠”字概括。他苦练剑法的目的,正如他诗中后段所写,是为了让“奸血默随流水尽,凶膏今逐渍痕消。消除浮世不平事,与尔相将上九霄”。翦除邪恶,斩杀凶顽,消除浮世不平之事,便可以实现“上九霄”成神飞仙的目的,一股侠气荡然于字里行间。

在吕另一首《赠剑客》诗中,其刚毅个性和侠肝义胆表现得淋漓尽致。诗中说:“

粗眉卓竖语如雷,闻说不平便放怀。
仗剑当客千里去,一更别我一更回。
庞眉斗竖恶精神,万里腾空一踊身。
背上匣中三尺剑,为天且示不平人。

透过这首诗,我们可以看到吕赞颂除暴安良的侠客,显示了他嫉恶如仇的侠义精神。从他“万里腾空一踊身”的自述中,也表现了他高超的剑术和飞腾功夫。

吕洞宾毕竟不同凡响。在与恶人斗争中,他是非分明,法理有度。他说:“剑有道剑、法剑之别。道剑,出入无形,杀奸以去神散之法;法剑,世俗共睹,治人以技艺。”吕氏所谓的“道剑”,就是面对恶人,先晓之以理,动之以情,服之以法。以“无形”的精神思想上的情理法去教育说服恶人,劝其改邪归正,停止作恶。所谓“法剑”就是面对冥顽不化的恶人,以飞剑利刃坚决斩杀之,除恶务尽,以维护人间正道,保持百姓的利益。

吕洞宾“精通剑术以除恶”,难怪国内众多道观中都有吕背负宝剑的塑像,《吕祖志》一书的卷首,也绘有吕背负宝剑的绣像。他在不断的实践中丰富发展了“三遁剑法”。在《道教》一书中,说他“改剑术,为一断烦恼,二断色欲,三断贪嗔”。从这隐晦的语言中,我们看到,吕洞宾对天遁剑法已经给予了补充、发展、更新。

他所练的剑法,已不是入道时的“天遁剑法”,而是经过创新了的剑法,是在“天遁剑法”基础上创新了的剑法。吕当然不能更改“天遁剑法”的名字,当时社会不允许他那样做,因而才出现了史书上吕洞宾“改剑术”的文字记载,吕曾“数来抟斋中”。陈抟作为道教后起之秀、吕氏的道教师友当然不会错过向吕学剑的机会

吕洞宾更新了的剑法才在道教徒众中一代代流传。道教弟子为了纪念这位剑术大师,索兴将吕传授的剑法更名为“纯阳剑法”。这就是“纯阳剑法”发展至今的由来。

说“纯阳剑法”是在“天遁剑法”基础上发展起来的,并非杜撰。

其理由有二:其一,中华武林中,已无“天遁剑法”,在“文革”后80年代全国性大规模挖掘整理抢救武术遗产运动中,也没有挖出过“天遁剑法”;其二,我们从“纯阳剑谱”所载的剑术名称中,可以看到“天遁剑法”的影子。

武术界有一个普通的常识。无论拳术还是器械套路,其名称与套路动作内容是相应相合的。如“通臂拳”。通臂,两臂相通的意思。其内容则是两臂相通,放长击远,大开大合的动作,充分显示了“通臂”的特色。“青萍剑法”其“青萍”意寓浮萍飘荡,忽东忽西,捉摸不定,正应合了剑术动作飘忽不定、声东击西、变化莫测的特点。 

“八卦剑法”套路中步法路线皆走乾兑离震巽坎艮八个方位,突出了八方拒敌、攻防严密的特色。“天遁”的天,指最高的、绝妙的、无与伦比的;“遁”指逃遁、躲避、隐形。体现在套路中,则是巧妙地躲闪、伏藏、逃遁动作。

而“纯阳剑法”中恰恰有类似的动作,如“外过门剑”“献手埋伏”“旋风剑”“诈献铜桥”等招式都是一些快速躲闪、伏身隐藏的动作,充分体现了“天遁”的特色。令人惊奇的是,这些动作,在任何剑法中都不曾出现过。其动作奇特、罕见,绝不是后人可以编造的。根据以上分析,可以判定“纯阳剑法”与“天遁剑法”的血缘关系。

“纯阳剑法”中溶入了吕洞宾一生刻苦研练、战胜邪恶的心血与经验,是一套突出攻防搏击、独具特色的实战传统剑法,是中华武术中的一朵奇葩。

 

Taiping Institute Copyright 2000-2017 | All Rights Reserved